英超海报 > 人物 >

英超足球宝贝基斯蒂:屈楚蕭 | 少年恣意,享受當下也憧憬未來

2020-02-17 來源:王淼
他也許不是一個很好的表達者,話語簡練,甚至有點惜字如金;但他是一個有著自己單純內心世界的思考者,他安于享受當下,也憧憬自己未知的未來。

英超海报 www.olmzzz.com.cn

2

屈楚蕭

初秋時節,北京依舊炎熱。午后,他有點懶散地坐在化妝間不太舒服的椅子上,穿著和很多炎熱天氣里的大男孩一樣,T 恤短褲,一雙夾腳拖鞋。每一組造型拍攝結束后,他并不去看監視器上自己的臉的角度是否完美,而是大步徑直走回化妝間準備下一個造型;面對攝影師對于動作的要求,他幾乎精準地全部照辦,進度快得幾乎不像一次時尚雜志的封面拍攝。“這個男孩眼睛里透著一股自信,雖然動作看起來有點懶洋洋的。”攝影師說。在2019 年的大年初一,憑借一部攀上中國影史票房紀錄第二名的電影,他走上了人生的一個新高度。7 個月過去了,面對著與電影上映前已經完全不同的人生環境,他會怎么去適應?

他與你對視的眼神中,依舊有青春少年的恣意與得意,然而你會發現,里面還并不隱蔽地藏著犀利與篤定。

這是屈楚蕭,在同齡的年輕演員中,他并不像流水線產品那樣精致,但個性讓他與眾不同。

3

屈楚蕭

收獲目光

屈楚蕭畢業于中國表演藝術最高學府—中央戲劇學院,和很多明星踏出第一步的故事有些類似,屈楚蕭也是有些鬼使神差的成為了這所高校的一員。在參加中戲藝考的當天,他記錯了時間,本來應該是上午的考試,一直到中午,屈楚蕭才發現自己已經錯過了考試。本來已經準備收拾收拾回家了,朋友一句“好不容易這么老遠過來,去看一眼吧”,才讓他又去了考場。招生辦的老師本來已經告訴他沒法再參加考試了,就在屈楚蕭轉身走人、大門即將關上的一瞬間,那位老師又突然沖出來叫住他,把他帶到了監考老師那里,并完成了他的考試。

結果出來,屈楚蕭拿下了全國第四的成績。而他自己的預期結果,是覺得拿個100 來名就不錯了。而這個100 來名的預期,還是建立在他覺得主考老師“挺喜歡我”的基礎上的。

父母曾經并不太支持屈楚蕭走藝考的這條路,但中戲的藝考成績成為了讓屈楚蕭的父母尊重兒子的決定的鑰匙,他從此真正地走上了成為一個“焦點”的道路,并開始學習如何成為一個“焦點”,而不僅僅是一所學校、一座小城里的焦點。

1

屈楚蕭

舞臺的意義

全國第四的屈楚蕭,在中戲遇到了劉天池,在綜藝節目《演員的誕生》中,她擔任參與節目的明星們的表演導師。劉天池成為了屈楚蕭的班主任。“屈楚蕭穿著西裝來考試,你臉上的嚴肅,我依稀記得。”屈楚蕭開始成為劉天池最喜歡的學生之一。

劉天池不僅僅教授表演的方法,她也很注重學生們對于文學和藝術,甚至哲學的修養。恰好屈楚蕭喜歡讀書,從顧城的詩,泰戈爾的散文,到《三國演義》。在中戲的幾年,屈楚蕭迷上了話劇這種以最直接的方式來考驗演員演技的表演方式,他也不斷地通過觀看話劇來提升自己對表演的理解,票根攢了厚厚的一疊。

雖然熱愛話劇,但屈楚蕭并沒有在話劇舞臺上成為真正的明星。在大三的時候,由于在匯報演出中的表現出色,屈楚蕭開始不斷地接到演戲的邀約,他的第一部戲就承擔起了男一號的重任。隨后又有機會在一部大制作古裝電視劇中和周迅合作。之后他遇到了《流浪地球》,“ 劉戶口”成為了他在大銀幕上的第一個標志性的角色。

在中戲的歷史上,有很多優秀的演員,在活躍在大熒幕上的同時,只要有時間有好的角色,都會重新回到小舞臺上演回話劇。屈楚蕭也認為自己總有一天一定會回去演話劇,“我還會再回來的,肯定會回去演話劇的。”屈楚蕭說。

中戲數年,劉天池不僅僅磨練了屈楚蕭的演技,更重要的是,她讓屈楚蕭懂得了表演的內涵。“方法論可能對我來說不是最重要的,表演的方法總是隨著時代的不同而會不斷更新,重要的是去了解表演的意義,然后再去考慮方法。”屈楚蕭說。他喜歡威爾·史密斯,喜歡他的《七磅》,也喜歡近幾年香港電影的代表作《志明與春嬌》系列,“很喜歡里面的港式文化。”

屈楚蕭對于自己未來演員生涯的規劃,不像他的個性那樣有棱有角,也不愿侃侃而談。他覺得現階段的自己還不足以能夠去隨心挑選作品,也沒有他絕對反感而拒絕去演的角色。“表演就是我的工作,遇到各種不同的角色,用心去揣摩,總能做到出彩。”問他如果不考慮可能性有多大,最想和哪個導演合作,拍一部什么電影,演一個什么角色,他思考了5 秒鐘后說:“我想演我自己導演的電影。”但對于未來是否會將導演作為自己的發展方向,他又不置可否:“誰知道呢,先把當下的事情做好,未來你才能有更多的機會去選擇。”

5

屈楚蕭

恣意生長

屈楚蕭從小拿的就不是乖孩子的劇本,就像他標志性的瞇眼一笑,這個25 歲的大男孩成長的路線也頗有故事。

他的眉頭上有一道淺淺的疤痕,這是他小的時候摔進奶奶家的水缸而造成的,他卻經??嫘捅鶉慫嫡饈?ldquo;跟10個人打架弄的。”在他高二的時候,和朋友在一起吃飯,聊到興頭兒上,干掉了一瓶二鍋頭,然后不省人事的被朋友背回了家。

今年年初,他又迷上了摩托車,“以前我跟很多男孩一樣喜歡收集球鞋,不過我現在開始收集摩托車頭盔了。”摩托車終歸是一項有一定危險性的運動,作為藝人來說,身體健康更是工作的基礎,但他卻并不為此擔心,“公司也并不干涉我的私人愛好,這是我自己的生活。”

屈楚蕭還喜歡樸樹,第一次聽到樸樹的歌是2004 年的那張《生如夏花》,問他是否因為覺得自己的性格和樸樹有某種相似之處,屈楚蕭短暫回憶了一下說:“其實一開始就純粹是因為這首歌很好聽,之后才去了解的樸樹這個人。”但他說他很喜歡樸樹的純粹,至于是否希望有一天能和樸樹面對面的交流,“不用刻意地安排一次相逢。你喜歡他的作品,沒有必要一定發生故事。”

另一位對屈楚蕭影響很大的歌手是李志,和樸樹不同,李志是屈楚蕭大學時候接觸到的歌手。“整個大學生活都很受他的影響”,屈楚蕭說。去南京的時候,他都要按照李志的作品里提到的地名作為自己的目的地。“他們的為人在一點點的影響我,努努力力地,踏踏實實地把你喜歡的事情做好,不要說太多,就行了。”這就是樸樹和李志給屈楚蕭留下的人生烙印。

在《流浪地球》中,屈楚蕭的圓寸造型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套用一個現在的流行詞匯,就是“滿滿的少年感”,頗有日本漫畫里那些熱血高校的主人公的既視感。和大多數男孩一樣,他也逛虎撲,也是伴隨著《灌籃高手》這部漫畫成長起來的。“第一次看應該還是小學的時候,看了一本就完全沉浸進去了。”在因工作去日本期間,他也特地去了《灌籃高手》的取景地鐮倉,也在那個著名的鐮倉高校前站的火車站拍了照片,就和全世界許許多多的《灌籃高手》迷一樣。在他讀大學的時候,他的微博簡介甚至都是:中央戲劇學院13 表演本科2 班的流川楓。

雖然把微博簡介寫成了流川楓,但在《灌籃高手》中,屈楚蕭最喜歡的角色是仙道彰,一個特立獨行的寂寞高手。而自己在籃球場上打的位置也和仙道相似,“我打小前鋒”。作為籃球場上的小前鋒,運動能力,能跑能跳是最重要的素質之一,對此屈楚蕭也頗有信心,“對,我是這樣的類型。”但對于自己的籃球水平,他卻自認“很菜”,不過真相也只有和他面對面打一場才能知道。

身材高挑的屈楚蕭,在穿著造型師為他準備的時裝后,依然隱隱可見漂亮的肌肉線條。從上大學開始,原本只是熱愛運動的屈楚蕭開始了有計劃的健身。不過他從來沒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曬過健身照,只在雜志拍攝中曾經小露鋒芒“,覺得自己練得不夠好”,和其他問題的答案一樣,簡單而直接。

4

屈楚蕭

尾聲

這就是屈楚蕭,一個依然有棱有角,但也擁有自己獨特小宇宙的25 歲年輕人。你在他身上可以看到這一代人一些共同的標簽:個性、獨立、有態度,也可以看到他對自己未來的思考—把自己的事情做得足夠好,未來就讓它順其自然。

拍攝接近尾聲,攝影師的鏡頭推到了離屈楚蕭的臉很近的位置,他抬起下巴看著窗外,光打在他的臉上,照得他的眼睛里好像有一束光。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