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海报 > 娛樂 >

英超物流考文垂:熱依扎 | 自由的魂魄

2020-01-08 來源:時尚先生
這兩年的熱依扎活得像個斗士。她雖然喜歡戲謔、跟所有人打镲,但眼神里總帶點兒殺氣,像有硬度極高的內核?;叵搿墩鐙執?里的葉瀾依和《長安十二時辰》 里的檀琪,其實都有種不安于宿命安排、要跟命運死磕的勁頭??此諳防鏘吠獾謀硐?,會發現導演尋找的,就是她本人的質感。這是她的元氣,也可能是命門。

英超海报 www.olmzzz.com.cn

4

熱依扎

在采訪她的前一天,娛樂圈傳來了一位韓國女星因輿論壓力和抑郁癥自殺的消息,很多人的第一反應竟然是聯想到曾在網上真實表達自己罹患過抑郁癥的熱依扎,馬上到她微博來看看動靜,多數人表示關心和安慰,但總有個別人像是來尋求發泄的。

“你知道他們說什么嗎?說怎么死的不是你呢?要是你死就好了,我就覺得他們可能從沒得到過愛,或許是出于同性的嫉妒?;褂幸慌乃滴腋久揮幸鐘糝?,拿病說事就是為炒作上熱搜,我看了真的特別難過,就跟朋友說,這個社會怎么了?我是不是死你才能相信,可能她都不會相信,你懂嗎?所以我已經明確表示要起訴她。”

熱依扎真的發火了:“不論你在生活里遇到什么樣的人、不要學我之前的樣子……你不是看不慣我嗎?我就讓你更看不慣!盡可能地討厭我吧,因為我真的不想去死。我憑什么被別人的語言欺負得不能發聲不敢發聲,因為是公眾人物,就要默默忍耐這一切嗎? ”

多數藝人遇到這種情況,會選擇息事寧人,因為對抗會更激起網絡暴民的興致,但熱依扎不管那套,她沒把藝人身份當成禁錮,這讓她的經紀公司有點兒緊張。一來擔心她的公眾形象,更重要的,是擔心她個人的安危。

“藝人怎么了,難道因為我是藝人,別人捅了我一刀我就不會流血嗎?不能哭嗎?不能報警嗎?欺負我的人也別擺出一副我弱我有理的可憐相,弱就可以肆意傷害別人嗎?言論自由和自由言論不是一回事。我也跟老板說了,我就要告她。為什么我宣布之后很多不認識的大號都轉了我的微博,因為大家都忍得太久了。”

不是每個人都有熱依扎這樣的膽魄,因為她并沒有后顧之憂。這個北京姑娘是家里唯一的女孩,上面有個哥哥,父母曾是出版社編輯,從小沒背負著要改變家庭命運的使命,自己開心就行,混得不好還可以回家來。前段時間她病情好轉后,就去一所中學教孩子上表演課,不是過癮那種,是很認真地當個職業去做,這讓她覺得即使不當藝人也可以干別的營生。

其次,她還不能算一個既得利益者,皮襖里沒夾著太多“小”,也沒那么多需要閃展騰挪、小心維護的功果。簡稱:磊落。

第三,以她現在的狀況,她必須抗爭,如果沒有足夠強大的意志,生吞下這么多負能量,她可能再次滑向黑暗的邊緣,活生生的戰斗場面反倒能把人拉回現實。

“只有有過那種經歷的人才能體會雪莉(因抑郁癥和網絡暴力選擇自殺的韓國女藝人)的痛苦,她是在用另外一種方式斗爭。我看她之前有段時間特愛穿鮮艷的衣服,就知道情況不妙,因為抑郁癥患者特別怕穿深色服裝。網上有人說她這樣的心理素質,還當什么藝人呀??贍愎詞允園??誰都別把自己想得那么堅強,如果我不是一個曾經的患者,我也會說她這樣太蠢了,但是得過病以后才會覺得,真心酸。我很慶幸在三十多歲時遇到這些事,我比過去更強悍;如果是二十幾歲的年紀,可能也會走向極端。”

采訪熱依扎是一件輕松但并不愉悅的事,不用問太多問題,她一旦話頭打開,就像點燃一根火柴,嚓地一聲,熊熊火苗就躥了出來,就像這火焰一樣顫抖和激烈。她有時候思維跳轉,把后面的問題也一并回答了,記者能做的,就是盡量不打斷她,讓她一吐為快。她顯然有很強的傾訴欲,但這種傾訴也是說給自己聽的,把過往經歷像剝洋蔥那樣一層層剝開,找到事件間的連接點,通過梳理完成對自己的解讀,這通常也是心理醫生會做的事情。

我的不愉悅感來自于她說過話的后勁兒,因為她談論的事件都不輕松。有時她在一段陳述后跟一句“你懂嗎?”沒有冒犯的意思,只是一句口頭語,像是很怕被別人誤解。你會不會覺得熱依扎有點兒太過敏感,但如果多了解她一些經歷,就會發現“反抗”這個詞一直伴隨著她的成長過程。

2

熱依扎

成長的煩惱

熱依扎是生在北京的哈薩克族,她的西域面孔輪廓深,上鏡好看,是所有小女孩求之不得的臉。

但在小學階段,身份認同對她是一件復雜的事,因為同學們都奇怪班里怎么會有個叫熱依扎的新疆小孩兒。

“一年級的時候同學都不理我,被孤立,到二年級班里才有人跟我玩,但是他說,是家長們都不讓孩子跟我玩,這種被孤立的狀態讓我從小有一種自卑感。我父母來北京上大學的時候,大家是非常和諧的一個狀態,當然后來社會上出現一些不好的事件,有相互的誤解,但這種東西憑什么讓我一個孩子承受呢?我媽知道了就說沒關系,新疆也有像媽媽爸爸這樣上過大學、做出版工作有文化的人,只要你為人好,努力學習,相信你會交到很多朋友的。后來回想她當時說這些話,內心肯定是很難受的。

“上初一時有個女老師老找我茬兒,因為我是家里沒什么背景被邊緣化的小孩。有一天上課因為什么小事讓我站教室前面去,我說我沒犯錯為什么罰站,她就過來拽我,我就不去,桌子椅子都翻了,后來她有點兒氣急敗壞,甚至對我動了手。中午回家,我媽說你腿怎么青了,我說摔了一跤,她再追問我就大哭著把事情說出來,她馬上帶著我去找校長談話。

“我印象中她是個平和柔弱的女性,但是那天完事回家,她推著車,我在旁邊跟著,就覺得她當時特別偉岸。我說媽你今天真的太酷了,那時候流行這個詞,她撇了我一眼,說我告訴你,今天如果是你的錯,我一定要拉著你跟別人道歉,但是你記住嘍,以后人生路上你一旦沒有錯,就把腰給我挺直點,頭給我抬起來,絕對不能這么懦弱地活著。之后我們一路無話,我就記得她當時的眼神,特別冷峻、堅定,帶著點閃爍,她可能不光是在跟我說,是在跟整個環境說。所以我后來就變成這么一個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的性格,受到不公對待就一定會據理力爭。”

懂了。

我們談論的輿論攻擊,其實熱依扎從高中就開始享受這種“名人待遇”了。因為長得像日本明星橋本麗香,她15歲登上了雜志封面,一開始同學覺得新奇,但很快就轉變為嫉妒。有一天上著課,一個紙團從后面扔過來砸在她腳上,她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打開一看,就是她那期封面,臉上畫著胡子,還寫了不少臟話。她沒惱,故意側身讓后排看到她的表情,輕蔑一笑,然后起身走到講臺旁,把紙團扔到垃圾筐里。老師蒙了,問她怎么回事,她說下課再說。“從老師辦公室回來我就微笑著看那幾個人,意思是就你們這點小伎倆甭想搞我,我不喜歡跟別人斗心思,但是也知道怎么應對這種事。”

她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沒有招惹任何人,卻總是遭到孤立和非議,她哥不斷開導她:因為沒有能力的人才抱團,有能力的人永遠都是孤獨的,因為他知道可以以一敵百。她聽了覺得心里頭好受些,但從此內心那道憤世嫉俗的高墻越砌越高,可能形成一種潛意識,只有在特立獨行時才找到更多心理支撐。

18歲的熱依扎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高職,那時她剃短發、染了一頭黃發,一副搖滾果兒打扮,在同學眼里又成了異類。更大的分歧是在專業創作上,她瞧不上同學的作品總是在拷貝別人,管那叫“小商品批發”,更受不了“賣慘式”的表演形式,比如拿頭磕墻,覺得那屬于“炕頭兒文化”。

有一年匯報演出,她編了個特別超現實的小品。故事講的是一個住在粉色八音盒里的女孩,每天穿著粉裙子隨音樂旋轉,有一天她突然想到外面去看看,卻踏入一個寒涼的世界。周圍人都戴面具穿深色西服,像行尸走肉一般,看到她穿粉色都很驚恐,就上來拉扯她,最后她在眾人圍攻中崩潰了,衣服也從粉色變成黑色,當她再次回到八音盒時,發現與周圍環境顏色格格不入,她選擇逃避,蒙著雙眼倒下。

“我做這個東西,應該是當時內心的寫照,我記得有老師說‘這不是垃圾嗎?’還有人說你太有刺了,我覺得這種真實表達,可能有些人心底也會說‘為什么我不能這樣’,看到別人這樣做了,反而覺得自己更可憐,不愿正視。”

她大概意思是在一個趨同的社會中,多數人像順從的羔羊,當一只羊走出羊群,即便他不想作惡,也會打亂其他羊內心的秩序,引發恐慌。

關于熱依扎的硬度可以做個粗略分析,她因為最初身份認同困難導致自卑,在尋求心理支撐的過程中變得強悍,但這也形成一種下意識的對抗情緒,你懂嗎?

1

熱依扎

北野武

北野武一直是熱依扎的精神偶像,她在微博上經常不厭其煩地推薦北野武的書,對老頭的經歷如數家珍。但在做書評時,她會戴上墨鏡、口罩、手套,她說這樣是不想讓人說她在用這張臉帶貨,甚至不說出版社的名字,把書評搞得跟行為藝術似的,她老像個賭氣的孩子,處處要跟這個世界懟。

她與北野武的結緣可以說是誤打誤撞。大學時有朋友向她推薦一位日本電影大師,名字是三個字,她沒記清,回來上網一搜,就找到北野武的很多作品,《座頭市》《阿基里斯與龜》《菊次郎的夏天》,馬上就喜歡上這個染著黃毛的酷大叔了,繼而找來很多他寫的書來研讀,崇拜得不行。后來得知朋友向她推薦的其實是黑澤明,不過北野武是黑澤明欽點的日本電影未來接班人,也不算錯愛。

“我生病的時候,有一天看到北野武拍的一支公益廣告,他在房間里想坐一把椅子上,但是怎么坐都坐不好,很笨拙地摔在地上,想去開門也拽不開,終于拉開了又把自己撞倒,洋相百出,最后他說,你以為我知道自己成功的路該怎么走嗎?我也是這樣過來的,所以你們年輕人應該拿出一點斗志來。我看完就嚎啕大哭,想起之前生活中很多挫折和無助,有時候會因為一點小事就給自己下一個定論——我太無能了。他真的給了我很多啟示,如果有一天我能見到北野武,特別希望能給他鞠躬,然后說謝謝你,因為當我最不如意的時候,他是除了我家人以外的精神支柱,讓我能笑得出來,我甚至想請他罵我一句,激勵我一下。”

熱依扎對北野武的喜愛,還因為北野武也是個離經叛道的人,生活中狀況不斷,曾因為酒駕摩托摔成面癱、72歲與發妻離婚選擇與情人在一起,但這些都不影響大師在藝術上的創作,這讓她覺得人不用是完美的,可以保留一些棱角和缺陷。

“我常說他是個溫暖的小混蛋,我行我素,卻能給別人帶來能量。之前病情嚴重的時候,有次跟我哥聊天,他說扎扎你以后就當個混蛋吧,讓別人討厭你這種狀態也挺好的,我想也對,就北野武那種,你不是看不上我嗎?我就讓你更看不上,而且我還要保持開心,這反而是?;ぷ約旱囊恢址絞?。”

3

熱依扎

所謂女權

采訪后段終于聊起些開心的話題,比如她最近為一家內衣品牌拍了幾條廣告。兩個月前她在機場穿了件低胸吊帶黃背心,在網上引起熱議,多數人欣賞她,說這是女性穿衣的自由,有人覺得公眾人物不能擁有自由。你得說,品牌的嗅覺還挺敏銳的。

我注意到,她的那條廣告語是這么說的:“總是有那么多的條條框框的限制,我不斷問自己,為什么不能盡興地活,掙脫他人的目光,堅定內心的聲音,活出不一樣的精彩。”基本是把她在微博上甩的狠話改良成情懷版了。

“那廣告語我改了一下,拍出來的效果大家還覺得挺舒服的,有些粉絲不喜歡他們追的藝人老發廣告,覺得在消費他們,但我的粉絲就說太好了,我們的扎扎終于有廣告了。我需要錢,這我一點都不避諱,你知道那個好萊塢女演員劉玉玲,她家人有一次對她說:你一定要存一筆錢,叫‘去他的’存款,就是當有一天你不想做這個的時候,你可以sayno,我現在就在攢這筆‘去他的’存款。而且這樣做并不違背我的原則,我很感謝這個品牌,這是件挺開心的事。”

當網上的輿論紛紛揚揚的時候,一些奇怪的聲音甚至會把她跟“女權”這個概念結合在一起。我跟熱依扎聊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她的表情嚴肅了起來。“我不喜歡別人說我是一個什么所謂的女性標桿,沒那么偉大。之前在網上看到個標題說‘我支持熱依扎’,下面是一堆女孩穿著低胸背心拍的照片,我覺得這大可不必,并不是說熱依扎穿一個吊帶,你們也都穿吊帶這就叫女性穿衣自由了,而是說我今天穿得性感讓我覺得很開心,你喜歡溫婉風格你也很自在,我們誰也不用支持誰,你應該支持你自己,為自己活,這才叫真正的自由。千萬不要從一個極端到另外一個極端,這是一種新的綁架。”

此處應該適當鼓一下掌,一段很理性的闡述。熱依扎很喜歡史鐵生寫的《我與地壇》,那里面有句話說:“我忽然覺得自己活得像個人質,剛剛有點兒像個人了卻又過了頭……”我們當然理解史鐵生那個年代他所說的人質是什么意思,而今天如果某個人有了群追隨者,馬上想到的是如何投機販賣人設。熱依扎本也有機會振臂一呼、成為一個意見領袖,但顯然她更珍重的,是人格的自由。

“如果有一天勝利了,我就走了,先離開微博,你們再也看不到曾經嘻嘻哈哈的那個我了,深藏功與名,而且我也知道我能力有限,改變不了什么,只是想讓大家去反思這個問題。”

她所說的勝利就是打贏這場官司,能感受到她身上那種帶點兒悲壯的英雄情結,甚至已經場景化了,但她也知道這相當于提著根小倒刺去大戰風車,最多像金庸說的那樣:大鬧一場,悄然離去。剩下的讓世人去評判。

有天她在網上抱怨,最近老是上心理訪談節目,怎么也沒機會上個高興點的綜藝節目,結果可能有粉絲在微博上聯系了李誕,就真迎來一個上《吐槽大會》的機會。

“我跟李誕說了,我上可以,但是我只吐槽別人,不許別人吐槽我,因為我受不了別人吐槽,我說要打翻你們這個規矩,寫合同里,他說行,反正也是開玩笑。”

采訪結束,我們走出木木美術館,熱依扎被幾個女粉絲攔住拍照,其中一個拉著她手說經??此⒉?,接著眼淚就涌出來,熱依扎馬上明白她狀況了,一把摟住她說不哭不哭,大家要一起加油?;サ勒渲睪?,一行人消失在暮色中。

若干年后,希望她還保持現在的純度,畢竟自由和勇敢這樣的元素,千金難買。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