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海报 > 娛樂 >

英超各队实力:新褲子樂隊 |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2)

2019-12-26 來源:時尚先生
在今年大熱的音樂類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 中奪冠之后,新褲子樂隊一如既往地保持神秘,甚至已經公開表示不再接受拍攝和采訪?!妒鄙邢壬鶨squire》可能是他們在近期拍攝和采訪的最后一家媒體,我們與彭磊、龐寬和趙夢聊了聊經歷了2019年的喧囂之后,他們各自心中的平靜與煩惱。

英超海报 www.olmzzz.com.cn

4

新褲子樂隊

前陣子彭磊抱怨新褲子現在被過度消費,是在撒嬌還是真的覺得過度消費了?

彭磊:是是是,都希望我們去干好多事,大多數的事都推掉了,但是還有好多人不死心的。過度消費對消費沒什么好處,一切來得快去得快,希望之后能保持細水長流,來日方長,我們不著急,大家也別著急。

龐寬:你不是又跑去參加綜藝節目(指《奇葩說第6季》)了嗎?

彭磊:嘗試一些之前沒嘗試過的東西也挺好玩兒的,括給電影做主題曲,當然也包括上綜藝節目,嚴格來講都是探險。

做音樂挺多年了,每一次你們的演出都會特別嗎?“跳水”之前會考慮后果嗎?

彭磊:其實保證一個穩定的演出質量是我優先會考慮的問題,當然每場演出之前的情緒或多或少都會有點兒差別。

趙夢:人家問你“跳水”的事兒呢!

彭磊:會啊,每次“跳水”之前我都還挺謹慎的,比方說姑娘特別多的地方,就會小心點兒。

聽說彭磊希望大家能夠一輩子一直做音樂、玩樂隊,所以現在要開始鍛煉身體。

彭磊:一直都在鍛煉身體,要不然早就完了。你到了歲數,自己知道走下坡路了。你現在可能不明白我在說什么,再長幾歲你就明白我不是杞人憂天。

趙夢:他保證每天都要運動運動,每一回我們去演出的時候,在酒店他會游泳,晚上吃完飯我們懶得走了,打車回去,他就自己走。

龐寬:我覺得彭磊比我運動量多不少,他比我惜命。

創作力應該怎么鍛煉呢?

彭磊:就是更新自己的固有歌單,多聽一聽不同類型的音樂,很管用。

5

新褲子樂隊

這幾年的樂壇,你們有覺得還不錯的歌手嗎?

彭磊:我想想……李榮浩吧。

龐寬:李榮浩不錯,有創作才華,歌唱得也不錯。

彭磊:還會樂器啊,吉他彈得也不錯,我覺得他挺全面的。

趙夢:嗯,我也會聽李榮浩的歌兒。

你們怎么看音樂的本土性和原創性?

彭磊:很重要,這么多年國內搖滾樂沒有發展起來,現在基本上還是在模仿吧。搖滾樂在國內會不會有發展我也不知道,其實它已經衰落二十多年了,在中國,90年代算是高點嘛。

龐寬:更多人還沒有嘗到原創音樂的甜頭,當你靠自己的才華而不僅僅是模仿去創造出一首好歌的時候你的那種快樂,那種成就感是無與倫比的,那會讓你覺得,值了,之前的付出和努力都值了。

理想中的做音樂的狀態是什么樣的?

彭磊:現在挺好,一直做,一直有人聽,就可以了。

趙夢:因為目前的情況能多一些人來聽我們的歌,多一些人知道,還有人用這樣的音樂來講述生活,這就是我理想的狀態。

龐寬:得,他倆把我要說的都說完了。

6

新褲子樂隊

你們怎么看作品的傳唱度?

彭磊:對大眾來說,真的不是看作品好壞,真的是看你有沒有一個事件,他們的眼光和品位都特別短,之前很多獨立音樂或者民謠歌曲火起來,就像宋冬野、逃跑計劃,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后來因為他們的歌被選秀歌手翻唱了,大眾才知道。但是大眾也不一定會去聽原唱的版本。這特別可怕,特別糟糕,原創者其實并沒有得到尊重,我們并不希望這樣。

龐寬:很多人都說一句很俗的話,就是好聽的歌不一定傳唱度高,這是個很現實的狀況。我知道還是有人靠傳唱度或者銷量來評價一首歌是不是好歌。但實際上來講,有很多歌曲是純釀,你越聽越有味兒。

趙夢:我們不算是大眾通俗流行歌手,我們的歌大部分都是唱給懂的人聽。

在你們的觀察中,有沒有因為一首歌有了比較高的傳唱度,不管是不是因為某種事件性的傳播,總之吸引了更多人來聽新褲子其他的作品?

彭磊:這并不健康,有時候來的渠道非常差。比如你買一張正版的CD,可能再過幾十年還會升值,但是你買的是一張盜版盤的話,這東西沒有任何價值,搬家的時候你只能扔了。

如果是從音樂類渠道吸引來的歌迷呢?

彭磊:固定的歌迷其實這二十年一直都有,但他們是小眾。

龐寬:不說別的,反正我不知道我們的歌迷具體有多少,但是從來沒斷過。

趙夢:我們的歌迷大多數還是從音樂渠道吸引來的,這個毋庸置疑。綜藝只能算個加持,或者帶來了一部分之前不知道我們沒聽過我們歌曲的人來。

7

新褲子樂隊

這么說,你覺得“出圈”是個悖論?

彭磊:“出圈”是什么意思,我現在都沒明白。

龐寬:反正我們也沒定義自己是哪個圈的,自然也就不存在出圈。

比如新褲子原來有兩千萬的固定歌迷,你們上了綜藝節目之后,突然多了五億粉絲,他們來自你們固定歌迷之外的圈層,這就叫“出圈”。其實你們目前就處在“出圈”的狀態。

彭磊:這個倒沒什么,我覺得這些事其實還會恢復平靜,沒什么變動。好在我們是自己出現的,雖然是通過綜藝讓更多人認識,但是至少不是綜藝制造出來的。

趙夢:彭磊剛才說了,去去留留,人停停走走,可能有一些人會離開,有一些人會加入,我們沒法去限制這樣的事情,能做的其實只是讓自己還繼續唱下去。

2019年結束了,你會想念它嗎?

彭磊:我想念每一年,基本都是因為這一年過得太快了,都沒怎么反應過來呢,就徹底離開了。

趙夢:我最想念我年輕的時候,特別年輕的時候的那種無知者無畏。

龐寬:算了吧,想念有用嗎?

12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