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海报 > 人物 >

英超宝贝三角:李沁 | 在角色里體驗人生

2019-05-20 來源:時尚芭莎
“我是被關在籠子里的鳥,雖然被關在籠子里,但我也想看看關我的籠子是長什么樣子的?!?李沁復幽幽念出《如懿傳》中寒香見的臺詞,戲里的她清冷,此刻神情卻是率真爽朗得多了。 這詞,如若對戲中人和對扮演者都適用。曾經,李沁也被什么所縛過,更多是自己的局限,如今松綁,終于覺得自由和開心了。

英超海报 www.olmzzz.com.cn

2

李沁

像老貓叼著小貓

《如懿傳》導演汪俊最初面見演員李沁,是考慮讓她出演劇中另外的角色的,卻不曾想她單單挑中了寒香見,一個出場次序非??亢?,戲份并不怎么多,而且個性極其鮮明的異域女子,美不僅在皮相,更在骨。

飾演寒香見,是李沁的執意。她覺得寒香見和自己相像,也是過去未曾演過的類型。

“清冷、有距離感,內心堅韌,對愛情愛憎分明,非常熾熱。”李沁很理解這個女子,覺得她“很酷、很帥”,愛情里絕對不摻雜任何雜質,愛一個人就是愛,無關他是誰、會為自己帶來什么,也不會因為那些外物犧牲自己的愛情。

“ 就算你是皇帝又能怎么樣呢?我不care 你就是不care 你,很有個性,很酷。”

演清冷,看起來只需要面無表情就好了,其實不然,很難演。“是一種感覺,是一種氣質。”李沁回想扮演時的狀態,最難把握的就是人物形態上的“分寸感”:“因為她和你是神交,就是她的心和她的神在跟你溝通,她不是真的看你,但她又不是沒有反應的,她有反應,只不過她的反應很小……寒香見的表演就是像老貓叼著小貓,你不能太重,也不能太輕,重了就怕咬傷它,輕了你就要掉下去。”

從小就有不少人跟李沁說過,覺得她“很難相處”、“不好接近”,“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她完全沒有知覺:“其實我沒有啊,我挺‘熱’的,但第一次見我的人就覺得我很有距離感。”這一遭飾演寒香見,李沁干脆把這種曾經旁人對她的誤解拿出來:“既然大家有這種共鳴,我想嘗試一下,能不能把別人對我的感受用在一個角色里。”

寒香見并非這樣一出大戲的第一女主角,盡管她在一個階段里是后宮人人議論的焦點,也一度引得皇上神魂顛倒,但終究慢慢隱在人群里,不做出挑的選擇。這也是李沁這些年的職業選擇——不是非得女主角不行,一個角色如果有鮮明的顏色,哪怕與自己的本色并不相近,曾經未曾染指過,她也愿意邁出一步去塑造。

這是站在另外一個角度看世界的機會。

“你不能很單面地活著,一直在你的狀態里面徘徊重復,你需要去突破一下,需要去嘗試新的東西。”

《如懿傳》一拍數月,她學習著轉換視角看待周遭,跳脫原來的位置。“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也許一個人物看起來不在中心,有點‘邊緣’,篇幅也不大,但是非常特別,你站在這樣的位置時再去看別人演戲,比如我看迅姐和華哥,就會學到很多東西。”

李沁口中的“迅姐”和“華哥”即是《如懿傳》兩位主角周迅、霍建華。

李沁眼見著周迅為一個遠景鏡頭里的背影,“十幾遍十幾遍地自己去走”。她們兩個人的對手戲,周迅在轎子里,李沁在外面,鏡頭正對著李沁,周迅其實可以不必親身出來搭戲的。“本來副導演都要上了,馬上要開始的時候,迅姐就把他們輕輕地撥開,她必須自己站在這個位置跟我搭戲。為什么?因為所有的情感都是通過交流出來的,你不看我的眼神,我不看你的眼神,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給彼此的東西都是不一樣的。”

細節處見真知,李沁學到了。

1

李沁

還是小拇指最合適

她上一次“脫胎換骨”一樣地體會到創作的歡愉,是幾年前在《白鹿原》劇組。“那部戲真的讓我沉下來了,讓我知道了我自己內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以及我想要成為一個什么樣的演員,應該以后演什么樣的角色。”

田小娥與李沁本質上是天差地別的兩個人。李沁原本自己也想不到可以和這個女娃發生什么聯系,后來“拿”下來了,讓李沁明白一件事:“原來做演員,是這么過癮的一件事情,可以去塑造和自己完全不同類型的人物。”

同組的前輩演員秦海璐給了李沁非常多的幫助和指導。

拍《白鹿原》期間,每天開始拍攝之前,大家都會圍在吃飯的桌子旁把這一天的戲排演一遍,排練之細,超出了李沁的經驗。趕上李沁和劇中“黑娃”一角的對手戲,秦海璐和張嘉譯幫他們說完戲,有時候還會干脆上手演給他們看,秦海璐有時候也演黑娃,幫李沁找感覺。

“大家是非常有創作熱情的那種。你想,我得多么的受益!”

有一場戲,黑娃走了,留田小娥一個人在那荒涼的隴上度日,她燒火時對著火苗獨自思索,劇本里寫著動作提示:田小娥咬手指。秦海璐問李沁:“你覺得你咬哪個手指比較好呢?”大家一道看著李沁把自己的五個手指全部都試了一遍。“最后覺得還是小拇指最符合田小娥那個人物。……每個手指都試一遍的時候你就能有感受,哪個最符合你當下的心情和她的人物,以及哪個感覺最微妙、最準確。”

李沁回憶這樣的創作過程:“非常愉悅,摳細節摳到這樣的地步,挺好的。”

之前很多年,表演對李沁來說就是她喜愛的一份工作。“以前拍戲就是有什么我就拍什么,我沒有太多的要求,也不希望怎么樣,就很放松。有工作就好,沒有太多的奢望,活在當下。”

這幾年長大了,漸漸清晰了“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

3

李沁

主角、配角之類的稱謂,她覺得無妨。

“沒有什么配不配的,因為在我看來一個好的作品,任何一個工種都缺少不了。因為只有你一個人是撐不起來一部戲的。”

不站在最中心的位置又有什么關系呢?她反問:“如果說你自己有能量的話,你的價值是永遠在這兒的。”

2019 年,李沁的幾部新戲也會陸續和大家見面,《狼殿下》、《佳期如夢之海上繁花》、《慶余年》……她都是女一號,只是戲份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多,但那只是外人所見,這些她自己和團隊經過深思熟慮后選擇的工作,都在或多或少地表達著她現在的所求,過程中她的得到,意義大過所有。

“我現在最大的變化就是敢于去挑戰一些跟自己反差非常大的、我離它很遠的角色,這是充滿挑戰和刺激的,要不然你永遠做一件覺得很輕松的事情,不會享受到成就感以及經歷過很多磨難之后沖破它、挑戰成功的那種喜悅。”

李沁無比確信自己還能更好,因為:“我一直在自省和總結經驗,不管是生活也好、閱讀也好、旅行也好,或者是跟朋友聊天也好,反正方方面面都是可以幫助我成長的,只要我有那個心,生活在此時此刻。”

她還希望可以嘗試更多不同的角色:“不管是帥氣的,還是甜美的、性感的、柔弱的、溫婉的、優雅的……”

前路應該還會有很多起起伏伏吧,李沁都挺期待的。

“現在應該不是最難的時候,也不是最苦的時候,以后肯定還會有更加難的時候,但是我覺得人生不就是這樣嗎,如果你都特別順、特別好的話,也沒什么意思。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